吴江水寒

无聊的人

[双叶]新年好

把之前写了一半的新年快乐修了修,现在的大概是成文了!

不太好意思打tag因为是亲情向...

最近爬墙爬的我整个人都不知道在写啥,太久不接触了OOC肯定有...【。

总之阅读感谢!

————————————————

外头的脚步声越来越频繁,陆陆续续有人走出了办公楼,互相祝着新年快乐。有的人乘地铁或者打个的就可以到家,有的人还要匆匆去赶巴士和火车,路途和方向虽然不同,都是出门在外的儿女匆匆赶回家准备过年。

叶秋放下手中最后一份文件,伸手揉揉太阳穴。墙上的挂钟还在不停地走,分针又转了几百圈。他转头看巨大的落地窗,下班高峰期,几十辆车在一个路口堵得水泄不通,红绿灯还在正常地运作,虽然这时候几乎所有司机都希望绿灯的时间长些,再长些。这些车就像一只只稍大些的甲虫,斑马线是不可多得的食物,绿灯是时间限制,甲虫们争先恐后为了食用美味。当然是从叶秋的角度看去。

说起来自己家也有个出了远门的人,只不过那个人基本不会来过年罢了。叶秋每年都为了让他过年回家费尽心思,有一次甚至亲自跑到他所在的城市,结果反倒被他拉着在异乡过了个年。

叶秋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移动滑块解锁,桌面是一张全家福,四个人,大概是他十五岁的时候拍的。他习惯性地打开通讯簿,又想起那人老大不小了连个手机也没有,只能关掉界面登上QQ。他的手指飞快地滑动,很快找到了要找的那个人,备注是混账哥哥。

他给对方发消息仍然是那句用了十年还一成不变的话。

——你回不回来过年?

收到的回复也都是一成不变的,不了,替我向爸妈问个好,新年快乐。

叶秋感受到手机的震动,屏幕上跳出来一个新的会话气泡,里面圈着五个字加一个句号:

当然回来啊。

他退出界面,重新登录,刷新好几次,反复看着这五个字,嗯,应该是不会错的了。于是他回复:你还记得回来,看来还有点良心。

【那是自然,何止有点,你哥哥的心可是跟雪一样白。】叶秋刚想回击他的厚颜无耻,叶修又发了条语音过来。

“还有啊,我记得谁曾经说过,他的愿望是每一个除夕都和哥哥一起过啊。作为爱护弟弟的哥哥当然要满足他的愿望。”说到中间那一句的时候,叶修还模仿了叶秋的口音。

叶秋脸一阵红一阵白,大概是恼羞成怒,回复了一个滚外加五个叹号。可叶修偏偏还要抓着这事不放,【你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啧啧啧。再说这可是你亲口说的,我可没伪造事实。】

不过这事确实是真的。

那是他们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老师布置的作业是写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____》,要求写一个亲人。晚上写作业的时候叶秋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叶修想跑过来瞄一眼都不行,被他死死地护在了胸前。过了几天上课老师说叶秋同学这篇作文写得挺好,充满真情实感,感人肺腑,当范文读了。最后一段便是“我希望每一个除夕都能和哥哥一起过”。叶修虽和叶秋不在一个班,也早就有熟识的同学告诉他,你弟弟想要和你一起过年!回到家以后叶修对着他年幼无知的弟弟进行了关切地问候,表示他作为哥哥极为感动。结局当然是叶秋一个星期没理他。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叶修又把这事提了出来,叶秋只能感叹当时太小懵懂无知,黑历史不要再提。

想了想还是不甘心,几年没见不能生生被他笑话了,叶秋又抓起手机,打下几句话发送。

叶秋:呵,你都有十年没回家了,还说什么满足我的愿望,撒谎都不打草稿。

君莫笑:我这不是来补偿你和爸妈了吗。

叶秋: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君莫笑:没啥,就挺想见见你们的。


叶秋的那篇作文,虽然被他叫做黑历史,可当时写的时候,却是跟老师说的那样,真真是融入了感情去写的。

叶家家规严明,即便是过年也不能跟别人家孩子一样放放炮,买买零嘴吃。那些歌里唱的“姑娘要花,小子要炮”他们两个从来没体会过。可是叶修胆子大啊,他就敢带着叶秋出去混。

大概是十一二岁的时候,叶修带上几十零钱,带着叶秋从一楼窗户跳下,偷偷跑到了大街上。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两个小孩子出来地急,披了件棉袄就出来了。叶秋的小脸冻得通红,不停地往手心里哈气,甚至有点后悔跟着叶修跑出来,回头就想跟叶修说我们还是回家吧,却发现不见叶修的踪影。他有些急,有些慌,蠕动着嘴唇叫了声哥哥,人没叫来,倒是哈出一股白气。再一回头,听见耳边嘭一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脚边炸开,他吓得立马跳开,定下心神再一看,就看到叶修那张奸计得逞的脸,和手上几盒摔炮。

路边有个老人摆摊,摊上各色鞭炮和干货琳琅满目,老人嘴里唱着:“糖瓜祭灶,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头儿要顶新毡帽,老太太要件新棉袄。”

虽然后来两兄弟就被骂了,叶秋还是觉得那是最有意思的一个除夕。

那天的事情他还记得真真切切,好像还能感受到那天刺骨的寒冷,还能听到耳边炸裂的炮声,还有老人沙哑的嗓音,明明已经十多年过去了。

时间真是稍纵即逝。稍纵,即逝。


叶秋没想到叶修来的这么快,他一回家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叼着烟的男人盘腿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放了个ipad,大概是自己的,双手在上面用说不清的速度点点划划。

“叶总辛苦了,为了我们叶家人的生活真是辛苦你了。”那人含糊不清地说道。

再含糊不清叶秋也听得出那是谁,再说了除了他谁会在家里抽烟?他放下手里大大小小的袋子,对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孔说,你怎么早就回家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你QQ上岂不是在驴我?

“我说你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家吗,只不过哥玩的是出其不意。”叶修把那个ipad塞到弟弟手里,“记录帮你破了,总分排名第一,不客气。”

叶秋木讷地看着自己手上显示着游戏记录的沾着清晰可见的手指印的屏幕,只听见他哥哥起身拖着拖鞋说我去看看你带回来哪些吃的。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倒是其乐融融,叶父也没有平时那般严厉,极少见的和俩儿子笑着家常,先问问叶修孤身在外的生活,然后便催着叶秋找姑娘,叶修不怀好意地拍着弟弟的肩说秋啊你先把婚结了哥再出去混几年,叶秋又甩开他的手愤愤地骂一句混账哥哥。叶父今天最是高兴,招呼着妻子拿几瓶酒来,说是要和两个儿子干一杯。酒过三巡之后,准确来说应该是一训,叶秋已经晕晕乎乎喊着要去阳台吹吹风,叶修倒是靠着他多年以来积累的经验避过了父亲的耳目统统倒掉了。叶秋走得跌跌撞撞,叶父便劝着叶修跟出去看好他弟弟,叶修吞进了最后一块年糕,放下筷子,“好吧 ,我就去看着他,谁叫我这个哥哥这么关心自己弟弟呢。”然后也跟了出去。


叶修就看到叶秋靠着栏杆一副快死的表情,他走过去扶了叶秋一把,“头痛就回去睡觉,别死撑着。”他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口袋想点烟,又停住了。

“大过年的这么早睡多不好意思,不睡。”

叶修也是无法理解喝醉了的弟弟的脑回路,就这么看着他那个弟弟,醉了酒双颊微红,蛮可爱的。

“你一直看我干、干嘛?”叶秋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没干嘛,想给你个礼物。”

“你居然还有礼物给我?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叶修掏掏裤袋,又掏掏衣袋,终于摸出来一个盒子,递给叶秋。叶秋眯着眼仔细看了才反应过来,“摔炮?”叶修斜眼看了他没说话。

“你给我这个干嘛?”

“你不是挺想念的嘛,小时候的除夕。”

叶秋噗地笑出了声,“是啊,挺想的。”

“那明天出去玩?”

“行。”

离跨年还有几小时却有人家早早地放起了烟花,映得兄弟两个的脸都五光十色。

叶父扭头正好看见大儿子乐呵呵地揉着二儿子的头,端起酒杯抿了口酒,嘴里念念有词,新年好啊,新年好。


END.


评论(3)
热度(25)
  1. 吴江水寒吴江水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挖掘机lover
    我是辣球!!!我是交过作业的!!!(。这篇原来是去年12月写的然后坑了,前几天重新写了,当作业交了凑

© 吴江水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