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水寒

无聊的人

[叶蓝]你听得到

和 @绝色无邪 的联文!终于写完啦放个完整版上来w

是个奇奇怪怪的paro(。

阅读感谢!

——————————————————————

林檎花火part

吃力地睁开眼,看到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试着扭动僵硬的脖子,看到的是同样白花花的床单,被子。以及扎在手上的针管。

蓝河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身在病房。

支起身子靠在床上,记忆已经清晰了许多。好像是自己高烧不退,倒在了家里,然后被什么人送来了医院。

“是什么人呢?…”

“哟,你醒了啊,精神不错嘛。”

声音有点耳熟,似乎是个每天都要接触的声音。

不过这人居然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进了我的病房,一点对陌生人的礼貌都没有,听他说话的语气好像还和我很熟?

低着的头悄悄抬起,看到一个身材算不上好的男人,穿着白大褂,扣子懒散地扣了一两个,衣服下摆拖到大腿两侧。

原来进来的是医生吗?蓝河松了口气,随即神色又紧张起来。

医生,跟我貌似关系挺好,还好像每天都要见面。

蓝河快速地把脑子里冒出来的一个个人过滤掉,最后只剩下一个拥有这三个关键词的人——

他的邻居,叶修。

现在还是他的主治医生。

“所以说…昨天晚上是你把我送过来的咯?”

“除了我还有谁啊,你咳得肺都快咳出来了,要不是我机智想起来我还有你的备份钥匙打开了门把你救出来,你估计就得烧死咯!”叶修坐到病床边,一脸哥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快感谢的表情,看着蓝河。

“谢谢啊。”蓝河没好气地说。


对于这个邻居,蓝河一开始是抱着尊敬的心理去看待他的。当时初来乍到H市,人生地不熟,多亏了这个比他大好几岁的社会人帮忙。熟悉周边环境,结交各路朋友,叶修都出了不少力。蓝河年纪轻轻,就想反正这个人帮了我这么多忙看着人也挺好的又是个医生以后生病了也能及时治好,不如就把自己家的备份钥匙给他吧以后有什么事也方便。

于是毫无防备的蓝河就把自己家贵重的备份钥匙丢给了叶修。

于是叶修在之后的日子里就轻而易举地大摇大摆进出蓝河的家。

当然也是从此之后蓝河对叶修的印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叶修不会做饭,七天里面有五天要跑到蓝河家里蹭饭吃,到后来蓝河都已经习惯傍晚五点半左右家门口准时响起【蓝啊,我又来吃饭了】这样的声音。蓝河有时候觉得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虽然这样想着还是乖乖打开了门,放工作一天饥肠辘辘的叶修进门吃饭。

叶修作为医生,有的时候要上夜班。这种时候叶修就会提早告诉蓝河下夜班整个人累得都要瘫倒在地了我就直接回你家吧,你看房间啊床啊都现成的我可以直接睡,回我自己家还要重新整起来多麻烦。蓝河无言以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半夜三更叶修熟能生巧地打开自家家门穿堂入室。有的时候叶修累的头晕脑胀,凌晨一两点又黑灯瞎火的,一个没注意就进错了门,自顾自往床上一扑,把睡得正香得蓝河吓个半死。

不过叶修也不是一个老喜欢占别人好处的人。

蓝河是大学生,期末的时候应付考试经常熬夜学习,叶修就充当了监督的角色。说是监督,其实也就是坐在他旁边塞着耳机看看电视。看到蓝河身子慢慢坨下去,脑袋要与桌面亲密接触了,走过去把他叫起来,然后扔给他一罐红牛要么给他冲一杯咖啡,继续安静地待在旁边。有一次蓝河转头看到百无聊赖刷着微博的叶修,转过椅子劝他回去:“你一直待在这里不无聊吗,我又不用你督促。”

“不无聊,挺好的啊。你看我可以这个刷刷微博,还可以看看电视什么的。“

”哪里好了….”

“就算那些不好,看着你也挺好的。”叶修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说着。

听到耳边有什么炸开了,好像烟花盛开。

“什么声音在响?”

“不…不知道!大概是楼上走路的声音太大了哈哈哈...”蓝河有点慌张,急急忙忙转回椅子,还差点从上面摔了下来。

背过身子的蓝河没有看到叶修嘴角的暗笑。

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叶修可是个医生。

一个医生,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那个声音,是蓝河加快的心跳。


这样吵吵闹闹地也快过了四年,第三年的时候蓝河心里多了一个秘密——

蓝河喜欢叶修。

不过他一直隐藏得很好,没有人知道,包括叶修。

那当然只是蓝河自己的以为。


“所以说昨天晚上…你是怎么发现我晕倒的啊?”蓝河记得昨天在他还有意识的时候至少这个人不在他身边,“难不成你又随便进我家?!”

“嘁,你家我都快比自己家熟了,怎么能叫随便进,我可是用钥匙正大光明地进去的。”

蓝河无语,好像也没说错。

他只记得最近天冷是有点感冒,因为快毕业了忙着交论文也没在意。昨天晚上洗完澡出来就晕晕乎乎的,喉咙干得快冒火,只能使劲咳嗽。最后的画面是自己坐在桌子前查资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实就是我听到你咳得很厉害就想给你送点药过去,你这个人一学起来就不要命我还不知道吗。”叶修下意识的去摸口袋,发现里面空无一物,才想起来这是医院,禁烟。

他皱眉。他已经习惯地把有蓝河在的地方当作可以消遣娱乐休息,说白了就是可以让他抽烟的地方。

而那个地方就是下班之后回到的家。

“然后你就进来了,发现我晕了,然后就把我带到医院,还顺理成章地成了你的病人?”

“对啊,谁让我刚好就是内科医生呢,呵呵。”

“不过这房间的差得要死的隔音效果也有点好处啊哈哈,以后你房间有什么声音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啊,不要干什么坏事啊小蓝。”叶修戏谑地笑。

“滚!!!”

“你一个病患怎么脾气就这么大,不怕再烧上来啊。”

“那也是被你气的!”

“看在你还是个病号的份上我就不闹你了。”叶修伸手摸了摸身体还挺虚弱的蓝河的头,不轻不重的力道,却把蓝河原本整齐的头发弄得一团糟。

原本还在生气的人倏地安静了,脸有点发烫。

阳光有点好,给原本寂静单调的病房刷上了一簇温暖的金色。

叶修突然促狭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

“没什么,想到了好笑的事。”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听诊器,把耳件上的耳塞塞进自己耳朵,晃了晃胸件上的听头,“我再给你听一听,看看你还有没有病。”

“为什么啊,不是输液之前就要用听诊器听过的吗?”

“你管那么多干嘛,过来。”

叶修一把捞起床上躺着的蓝河,把听头轻轻放在他的心口。

距离一下子被缩短到只有几厘米,四目相对,薄唇微启。叶修的瞳孔像面明镜,被惊慌失措,双颊染成微红的自己占据。和之前因为生病变得蜡黄的肤色相比,这个颜色真是有够显眼的。现在的蓝河只要愿意,就可以靠上叶修的肩头,靠着他宽大的肩休息。

蓝河还差点就这样做了,情不自禁。

最后还是被叶修的偷笑拽了回来。

“我说蓝啊,你是不是喜欢我。”


有一瞬间蓝河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在反复确认身前这个正笑得一脸得瑟的男人说的是【你是不是喜欢我】之后,才在心里嚎哭完了完了。

自己藏匿了一年多的感情被喜欢的人发现了,还当面指明了,蓝河觉得这是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羞耻的事,至少他活了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

而那边叶修的攻击还没有停下:“你脖子都红了。”

自己的体温估计比烧晕掉的时候还要热。

蓝河本来想过自己马上就毕业了,毕业了就得离开这个地方,离开叶修了,那么这份感情就不必见得天日了。在心里悄然滋长,时间久了无声无息地枯萎,虽然没有结果,也开过花,虽然没人欣赏,没人分享它的美好,至少自己作为它的培养者,还嗅到过它的芬芳,也算是给自己青春的馈赠。

但是这朵花以大好的势头向上长,长得越来越茂盛,连蓝河都不能制止它过分生长的行为,一不小心,就彻底暴露在阳光下,毫无遮拦,清清楚楚。

既然这样,何必再遮遮掩掩。

喜欢一个人,本来就难以隐瞒,更何况要和喜欢的人朝夕相处。

蓝河没有反驳,只是别过头小声回应:“你又没听到我说我喜欢你。”

“我听得到。”叶修笑意深长。

“你的心跳加速了。”

“我可是个医生,你以为呢?”

是听到了,有个声音一直有节奏地快速地回响着,跳动着。

原来那是自己如雷的心跳。


叶修对蓝河喜欢自己这件事,原本只有五成的把握。

第一次意识到,是自己开了个玩笑,说看着他也挺好,而蓝河好像当真了,还羞涩地脸红。叶修想不会吧这下玩笑开大了。

而之后蓝河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浑身上下透露着的【我喜欢叶修】的信息更让叶修落实了这一点。

叶修记得有一次两个人出去看电影,看的是0点的首映,叶修爆了他当医生的手速也只能抢到情侣座的票。蓝河听到消息后当即就不想去了,即使那是他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最后还是叶修百般劝说,什么票都买了不去多浪费,放映厅里这么黑谁看的出来我们两个男人做情侣座,到最后甚至连其实跟我做情侣也挺好是不是这种理由。无可奈何蓝河跟着去了,结果是整场电影没有说一句话,叶修靠近一步,他就慌乱地后退一步。

叶修看着他奇怪的反应,心里早就笃定了答案。

今天只是突发奇想,借着平时没有的机会,想要试探一下。

这小子真的喜欢我啊,没想到哥魅力这么大。叶修想。


“好了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忙,不逗你了,你好好休息。”

“知道知道,你快走吧。”

叶修离开,病房里又恢复了应有的平静。

只剩下还有蓝河清晰有力的心跳,扑通扑通。


绝色无邪part

蓝河躬下身子,慌张地捂住胸口。

噗通。噗通。噗通。

他想他一定是发烧又严重了,不然脸怎么会这么烫?

冷静了几秒。

“他说他听得到……”蓝河呆呆地重复着,一遍遍地咀嚼叶修那番话的意思,“我喜欢他……他知道我喜欢他……”然后他忽然滞住,不可思议地:“叶修知道我喜欢他!”

刚反应过来之前一堆事情的蓝河快被吓死了。自己隐藏得明明很好,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然后一到这时候就情商锐减的蓝河开始苦恼了,掰着手指,情窦初开的模样:“叶修会不会反感男人喜欢他……他刚刚说这话时什么语气来着……”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好好听人说话,不要曲解他人的语意。

叶修走出病房便没忍住笑了出来,笑声一漏出来便引得路过的护士侧目,只好生生憋了回去。可嘴角仍忍不住上翘,像是尝了蜜般。

“果然是个孩子,什么都写在脸上。”叶修低声道,觉得蓝河刚才的表现真的很可爱。这么觉着,又禁不住笑,笑声中满含着久违的轻松。

跟蓝河在一起永远都不需要什么心机,单纯的性格只有干净的心才配得上啊。……咳,这点仍需努力。

这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两人都怎么再提仿佛根本没发生过,之后在蓝河的坚持要求下也就出院了,叶修便主动承担了每天给他送药的差事,天天下了班提着药袋子就往蓝河家跑,搞得蓝河都不好意思了,使劲挠头说不用不用。为了让蓝河对不花钱就有药的事消除顾虑,叶修继续着大大咧咧地蹭饭的光辉事业,虽然这回多了许多让蓝河安心的意味在其中,但生活大体还是和从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有一天蓝河学校社团找他有点事晚上得晚回家,蓝河正准备告诉叶修来着结果想起因为没考虑过这种事而且天天都见得到,导致自己根本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正焦急得像只蚂蚁,转念蓝河又想,自己晚回去,叶修应该能猜到自己晚上会有事吧。他也不是小孩子也好照顾好自己了…嘲笑自己太自作多情把叶修想的太孩子样,蓝河便甩甩头不再多想,心无旁骛地做起了事,什么叶修什么恋爱通通抛诸脑后了。

直到喊他帮忙的系舟蹭蹭蹭跑进来说有人找,他才想起来这回事。

“啊,欸……叶,叶修?”蓝河一听到这两个字倏地炸了,一看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到了八点半,暗道不好都这个时间了难道叶修真的没吃饭……跌跌撞撞冲出去推开门便与叶修的视线不期而遇。

见到蓝河,叶修明显焦急的神色转向安心,露出笑意。叶修停下抹汗的动作,叹口气:“我要饿死了,小蓝。”外面好像下雨了,叶修手上提着把雨伞,伞尖处正往下滴着水。蓝河发觉他衣服有点湿,紧贴在身上露出不算健美却匀称的身材。引人遐思……?

啧,想哪去了。蓝河赶走脑海里这些奇怪的思绪,冲人抱歉地笑笑:“没来得及告诉你…没你的联系方式。”他顿了顿又无奈道:“你怎么这么懒啊,自己去吃饭不就行了……”蓝河显然忘了自己也没吃饭的事实,至少在他肚子“咕”的一声响叶修“噗”地笑出泪前都是这样的。

系舟见状也不好再麻烦蓝河了,这人都找上门来了,连忙放人一起回去,分别时朝两人的背影投去个意味深长的目光。蓝河后背有点发冷。

叶修撑起伞。“走吧。”

除了医院那回,两人好像还没靠的这么近过,叶修身子微微侧过让蓝河走在稍前一点的位置,不大的伞自然地侧向蓝河那边,,颇有绅士风度。论身高叶修要高了些许,蓝河的额发差不多够到他的下颌。仿佛感觉到这股少女漫画般的气氛,蓝河抬起头直视叶修的视线:“叶修……”“嗯?”

“你为什么不多带一把伞?”

叶修脸一黑。蓝河噗嗤笑出来,朝叶修的肩膀努努嘴:“你衣服都湿了,别老往我这撑。”说着抬起手把伞往人那边推了推。叶修挑眉,强硬地推回来:“反正都湿了,哥体质比你好,别瞎搞。”然后又笑:“湿了你洗呗。”

“你……”蓝河突然愣住,品味了一下这几句话后觉得有些微妙:怎么感觉跟自己爸妈的日常有点相似呢…?不,简直是一模一样………他急忙收住话头,垂下头任凭伞偏向自己的方向。

叶修笑了笑,步伐有意地放慢了和蓝河的相协调:“怎么?不说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根烟,叼在嘴里点上,深吸一口。食中两指夹着拿出,朝着夜幕缓缓吐出一股白烟。烟雾中他的嘴角似乎是翘了起来,蓝河模糊着看不清楚,便皱起眉头不满地抱怨:“呛,还医生呢,吸烟有害健康!”叼着烟的便匀出夹着烟的那只手来,拍拍他的头:“没事,习惯了。”

接下来一路无言,就这么默默地一步步走回了家。打开家门,蓝河也没计较叶修还跟着自己进来的事,反倒先被桌上的情景一惊:“这…”

那是一碗面。

叶修把最后一口烟抽完,意犹未尽地深呼吸一下,把烟头丢进垃圾桶,而后抬起头来不经意地瞅向蓝河:“啊,这个。本来想给你吃的,不过已经坨了吧。别吃了,哥给你下碗方便面。”

蓝河似是还处在惊诧中,半晌都保持着半张着嘴的表情,回过神来,仍是不可思议:“你……你做的?”叶修复杂地看向他:“哥不就是平常懒得做饭吗,至于这么惊讶?……哎,喂,我说,别吃了。”虽然言语上阻止了,蓝河依旧固执地坐到桌前,拿起筷子夹起了面。

“没事。”他轻轻笑道。

放的太久的原因,面的确都坨到了一起,吃起来有些犯生了。蓝河却连一丝不满的情绪都没有,安安静静地吃着面,一口一口吃下去,眼角氤氲着些许笑意。

曾经所梦想的岁月静好,也就大抵如此了。

吃完这顿称不上美味但却令人享受的晚饭,蓝河站起身来,小心地把椅子放好。“对不起……”他小声地道歉,却并不担心叶修会听不见。他说他听得到的。

所以倚着墙看他吃面的叶修便听见了。也听见了他心中想的,叶修走近来揉揉他的头发,一只手把碗收走:“没事。”令人安心的语气。

“你去洗澡。我去洗衣服。”蓝河推他。“?”叶修戏谑地:“跟小媳妇似的,哥可不是什么好人。”

果不其然地,蓝河脸蓦地红了,支支吾吾好一会儿,才笨拙地开口:“你什么意思啊!”

本以为叶修会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事实上叶修本来也的确这么打算,不过看到蓝河湿漉漉带着点期待的眼睛,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欺负他欺负得够多了,发点糖吧。叶修这么想着,做出无辜的表情:“我以为你听得到的。”

蓝河语塞,不假思索地回口:“我当然——”话口一下子打住,他的目光变得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躲开叶修的视线。

叶修叹气,放下了碗,走进了一把把蓝河揽进自己的怀里,把他的头抵在自己胸口上。“听到没?”

……他听到了。

那是——

剧烈程度丝毫不亚于蓝河的,叶修炽热的心跳。

蓝河伸出手环住叶修,紧紧地捏住住他后背被雨水濡湿的一小块衣服,仰起头来:“我也听得到。”

叶修吻了吻蓝河的前额。

“对,你听得到。”


END.


评论(1)
热度(50)
  1. 拟盏。吴江水寒 转载了此文字
    全文w天了字数一对比好对不起卤蛋哦

© 吴江水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