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水寒

无聊的人

[叶王]灯光 02

我都快忘了这个坑,感觉好久远【。放一下01→01

总觉得我写的矫情得一比...OOC得要突破天际了...欢迎大家捉虫,希望大家给我一些批评和指点啊!!!

*叶修x王杰希

*感谢阅读

————————————

02

很多事情永远不会朝着你所想的情况发生。

比如天气,你想着吃完饭可以和恋人出去散步,它偏偏就下雨了,霹雳哗啦,瓢泼而下。比如时间,你想着带他回去见家长的日子还远着呢,父母突然一个电话就过来了,叫你们一个星期内择个日子回去。比如谈话,你想着可以把这件突如其来的事告诉对方,他却在你开口的时候一同张开了嘴念出你的名字。

“我说老王啊。”

“叶修。”

“…你先说吧。”

比如叶修怎么也不会想到王杰希即将说出口的内容和他的想法截然不同,或者说是,王杰希想走的路,和叶修背道而驰。

王杰希说,他要和叶修分手。


<<<


这扇大门,华丽威严,叶修对这扇门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这扇富丽堂皇的门,对旁边来说最亲密温暖的家门,在叶修人生的后一个十五年出现的次数几乎为零。

这不是叶修离家出走后第一次回家,而心里的紧张和担忧却比上一次多了好几倍,挤在心里快溢出来。脑子里的措辞来来回回练习了几百遍,也做好了被骂得狗血淋头,被赶出家门的打算。叶修不是怕自己受到什么伤害,也不是担心父母不同意。刚开始的不接受也是必然的,他需要的只是时间罢了。

他只是怕时间都抚不平父母的偏见和反对。

说白了就是怕不能和王杰希在一起。


大概在门口待了五分钟,叶修才缓缓按下门铃。叶家连门铃都是略带沉重的响声,单调枯燥,不像别人家,这时候播放的也许是一首欢快的歌。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叶修进门,鞋子都没脱下,严肃又带点沧桑的声音就传入他的耳朵。

“离你上次回来又快到两年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

“回来干嘛?我还以为你又不想回来了。”说话的人翻阅着手上的报纸。

“我这不是想您了吗。”叶修是光着手回来的,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

“我看你上次走了十多年都没想过一次家。”

对于叶修的离家出走,叶父自然是生气,怒不可遏。然而他也没想到,叶修一走就是十几年。十几年了,当时的愤怒早已被时间化解成思念,一个将近六十岁的父亲对儿子的思念。所以叶修第一次回家时,叶父只是说了句回来了啊。就像一个儿子下班回家,父亲问句好,这样在平常人家家里每天傍晚都会上演的戏码一样。

但是这次不一样,老头子若是知道他难得回一次家还是为了向他出柜估计非把他打死不可。况且是这种关于传宗接代的事,只怕是时间也帮不了他。叶修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忧虑,他紧张,甚至可以说是,他惶恐。

然而知子莫若父,父亲一下子就看出了叶修的不自然。其实他也早就想到,叶修突然回家,一定有什么事要发生。

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叶修居然是出柜来的,还是让他始料未及。

随即叶修就告诉他,爸,我喜欢男人。语气似乎平淡地就像在说爸我喜欢吃这道菜一样。

听起来是平淡,叶修又花了多少力气不让声音颤抖。

说完之后的叶修如释重负,迎接他的是死一样的寂静。叶修想这就是所谓暴风雨前的平静吧,不管了不管了总归都要死的。

“出去。”换来的是叶父冷静的回答,简洁明了。

看似平静的微波下,隐藏着多少惊涛骇浪。

叶修把手插裤袋里,毅然走出了家门。

“屁股都还没坐热呢,就被赶出来了。”叶修苦笑。


这件事叶修没有告诉王杰希。很早以前两个人都考虑过出柜这个问题,叶修觉得早晚都要说那不如就先把一方父母解决了,好让心里有个底,就擅自做了这一切,没有跟王杰希商量。想着等老王退役了决定把他带回家见父母再告诉他其实我已经跟我爸妈说过了,他们不会那么生气的,你就放心好了。

当时的叶修怎么也想不到王杰希居然要跟他分手,还要闹这一茬出来。

应该说即便是现在的叶修也想不到,也想不明白。


<<<


退役的发布会一结束,王杰希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当初说好离家十年,如今十年之期到了,家里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十年来未尽到的孝道,以及家里人早就在耳边有意无意提及的,找个对象结婚。王杰希不像叶修,家里还有个弟弟,他是独生子女,这一切对他来说,是责任,是必须做到的任务。

对微草负责如此的队长,对家庭更不会懈怠一分。

他接起电话,喊了一声妈。

电话里的女人絮絮叨叨,大致就是说着什么十年了你终于可以回家了什么爸妈都很想你啊之类的妇女都会说的话。

当然重点还是,“杰希,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考虑对象的事了。”

王杰希无奈,也不敢推脱,只能先答应。

而王母还在念叨不停:“你们那个啥游戏选手里面肯定也有不少女孩子吧,都十年了怎么就没谈个恋爱找个对象回来呢。”

谁说他没有对象,只不过对象是个男的。

“战队事情那么多,哪有时间谈恋爱。”那种话只能心里说说,王杰希还是选择欺骗母亲,并且一直欺骗下去。

“那也没关系,反正你现在已经回家了。”王母似乎有什么打算,倒也没在意,“对了我跟你说有一个姑娘,各方面都挺好的,你们要不认识认识?”

认识认识,美曰其名不就是相亲么。

王杰希还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快得让他措手不及,他退役才几分钟,母亲就逼着他相亲了。

对于自家母亲对自己结婚的急切心情,王杰希是没有对叶修说明的。一年前母亲就给了越来越多大大小小的暗示,王杰希只当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明明清楚自己和叶修得不到一个完美的结局,却一点都不担忧。或许是想安于现状,把最后的时间好好过完,考虑未来不如把握现在。然而一年时间稍纵即逝,他还什么都没向叶修解释,母亲的催促就犹如密密匝匝的大雨落下,甚至还想直接生米煮成熟饭,连相亲对象都安排好了。

“妈…我这还有好多事情要忙,不用这么急啊。”

“什么不用这么急你都快三十咯!”王母的语速急促起来,也许是对儿子的不温不火感到不满。

“那行,等我忙完这边的事,一个星期之后,行不行?”

“行行行,那我就去跟对方说定了昂。”确定了时间,对方才心满意足地挂下电话。

王杰希最终还是作出了让步,因为那是母亲。十年来他一直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父母,也一直愧疚于心。小时候他就是邻里间挂在口头上“孝子”,没想到在血气方刚的年纪决定离开父母打游戏,一时间“孝子”变成了“不务正业的败家子”,而理应最生气最痛心的父母却尊重他的选择,支持他的梦想,只是和他相约十年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回家。现在自己已经退役了,怎么能再一次背弃他们。

父母和叶修,最终王杰希选择了父母。

不是他对叶修的爱不够深切,而是在这个时候,作为儿子的责任占据了上风。

其实这两者根本不能比。从前还有荣耀,还有微草,现在他放下担子,没有了荣耀,这两者各占据他一半的心房,二者缺一,都好比活生生地夺走一半心脏,让他心如刀绞。

然而上天就是要跟他开玩笑,二选一。这是他几年来面临过的最困难的选择之一,心乱如麻。一共也就两次,还有一次就是决定要不要为了迎合队伍放弃魔术师打法的时候。

其实也是自己折磨自己,全世界六十多亿人,他偏偏就喜欢上了叶修。虽然同性恋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但是对于老一辈的人,思想观念守旧,尤其是像他父母那种迫不及待想要抱孙子的人来讲,同意的几率等于零。

那么结局已是注定。

没多想就拨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把叶修叫到了B市,还用了帮忙整东西这种蹩脚的理由。

如果是叶修,一定能看出自己的异常,等告诉他的时候,说不定他不会太惊讶。

挂了电话的王杰希扯出一丝难看的笑,握着手机的手颓废地垂落在身体一侧。

拉了窗帘的房间没有点灯,昏黄的色调给抹上了一股压抑的气氛。无奈,愧疚,纠葛,郁闷,悲凉,慌乱,失措。合起来大概叫做——

失恋。


<<<


叶修觉得自己耳朵出了什么问题,也许是常年打荣耀耳机戴多了出现了幻听。

刚刚钻入耳朵的七个字是自己听过最不真实的一句话。

坐在他对面,端着饭碗吃着饭的人,对他说:

“我们还是分手吧。”

就像说话的人的打法一样,诡异多变,攻击来得毫无征兆,在他卸下所有防备的时候突然丢下一个熔岩烧瓶,轻而易举地就把他伤了个体无完肤,甚至毫无回手之力。

叶修说老王你开什么玩笑今天不是愚人节啊。

“我没开玩笑,我说我们分手吧。”

窗外的雨还在冲刷着空气,心里的雨也倾盆而下。

“给我一个理由?”

王杰希放下饭碗,“我妈叫我回去相亲。”

“你就因为你妈叫你回去相亲就要跟我分手?这理由就像你妈叫你回家吃饭所以你不跟我吃了一样。”

“我是说真的,叶修。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告诉你我妈有多希望我尽早结婚生子,这都快成她后半辈子的唯一愿望了。你可以把这件事抛给你的弟弟,而我不能。”

“我说你都退役了还是改不了本性,习惯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肩上扛。”

“这不一样。”

叶修抽出一根烟点上,“在联盟你为了微草牺牲自己最舒服的打法,在家庭你为了父母牺牲自己的爱情,哪儿不一样?”

“我不想跟你讨论这种问题。叶修我跟你说,我们都要有自己的路要走,而我们选择的路是分叉的,你要我们怎么在一起。”王杰希似乎失去了耐心,他想尽快斩断和叶修之间的联系,少联系一天他就少纠结一天。

“我就觉得你今天突然叫我来肯定有什么事,不过还是受到了惊吓啊,人老了心脏不太好。”叶修吐出一个烟圈,这种时候他还能开玩笑。

“打荣耀那会儿心太脏了,导致现在心脏不好。”

“你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半只脚跨进心脏大门的人。”叶修戏谑地说着。从前他们也经常这样互相打趣。

“你不是也有事要和我说?”

叶修觉得老天太爱捉弄他了,他差点忘了这一茬。现在这里有个人要跟他分手,他还怎么带人回去见家长?

“说出来你别怪我。我其实在你退役之前几个月回了趟家,跟我爸说了我和你的事。”

王杰希脸上的神色骤变,两只眼睛倒是有一瞬间一样大了。

“于是我爸刚刚来电话,说找个日子把你带回去。”

”你怎么不早说!”

“本来是想让你少点压力,就没跟你说。现在你都要和我分手了,我还怎么带你回去。”叶修无语地笑笑。

“告诉你爸我们分手了,下次带回去的是个姑娘,你爸也能消气。”

他连这个都帮我想好了,看来是铁了心要分手啊。叶修想。但还是不死心问一问:

“所以你是真的决定跟我分手了?”

“决定了。”

“好。”

叶修也不是一个会死缠烂打的人,要分手就分手,一个好字,把什么都断的干干净净。几年来他们的关系最终还是沦为朋友,从对手兼朋友到恋人和对手再到单纯恋人,以及最后又降一级,单纯朋友。即便叶修还是爱着王杰希,王杰希还是爱着叶修。

有得必有失,很多时候你不得不去舍弃一些东西,哪怕那是对你至关重要的。


“我都到B市了,今天晚上你还是收留我一晚吧。”

“好,你可以睡客房。”

不是恋人了,自然连住处都变客房了。

“我今天又是坐飞机又是帮你整行李的,累了一天了,先回房间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啊大眼。”叶修挥挥手,走回房间。


在关门之前叶修留下一个问题。

“王杰希,你对什么重要的事都能放弃另一样同等重要的东西,那你有没有过为了自己的爱情舍弃过什么?”

等王杰希反应过来时看到的只有一扇门了。

TBC.


评论(3)
热度(26)

© 吴江水寒 | Powered by LOFTER